迪威迅(300167.CN)

两人内幕交易“迪威迅”股票:一个被罚没684万 一个亏损34万还被罚30万

时间:21-07-05 16:27    来源:新浪

投资研报

棉柔巾市场突现十倍爆发式增长,“健康生活龙头”近七年利润年均增速超70%!“医疗+消费”双轮驱动下,大健康领军者未来可期

王者扬帆起航:估值低位、业绩高增长超预期,压制因素逐渐解除,多家机构一致强烈推荐>>

智能驾驶浪潮来袭,“无线通信模组”量价齐升!“工程师红利”带来超强成本优势,国产模组龙头迎来弯道超车良机(名单)

翻倍牛股哪里找?这10只个股或有近1倍上涨空间!多只冷门股在列(名单)

近日, 宁夏证监局披露对黄仲添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根据行政处罚决定书,经查明,当事人黄仲添存在以下违法事实:

一、内幕信息的形成及公开

迪威迅(300167)一直有寻找一家侧重制造、业务稳定的企业开展并购的意向,经介绍,接触到深圳市双赢伟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双赢伟业)。

2018年11月,双赢伟业董事长周某华等人与迪威迅员工冯某等人在深圳见面,就重组事项进行了初步沟通。

2018年12月初,周某华等人与迪威迅实际控制人季某、冯某等人在迪威迅会面,双方商谈了业务的契合性以及下一步合作计划,签署了《关于资本运作合作项目之保密协议》《重大事项交易进程备忘录》。

李某明为深圳市久安富赢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久安)总经理,通过久安及其关联公司投资入股双赢伟业。2019年1月22日,季某、冯某、周某华、李某明在深圳会面,再次确定合作意向。2019年1月22日起至停牌公告前,李某明一直参与并购商谈,并负责和双赢伟业股东沟通并购事宜。

2019年3月5日,季某、冯某、周某华、中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孙某、君泽君律师事务所顾某等人在杭州会谈,正式确定并购事宜,会后起草了意向性协议。3月上旬至4月下旬,双方开始对意向性协议进行协商。

2019年3月21日,李某明考虑双赢伟业股东较多,为方便沟通,建立“双赢伟业并购微信群”,成员有黄仲添等人。李某明在“双赢伟业并购微信群”介绍双赢伟业并购情况,并将自己与冯某微信沟通并购事宜的聊天记录截图发到群内。

2019年4月15日至16日,双赢伟业股东签署授权委托书,正式委托李某明就转让双赢伟业股权事宜与迪威迅沟通谈判并签署相关协议。

2019年4月26日,双赢伟业股东分别与迪威迅签署意向性协议,迪威迅发布《关于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公告》,披露迪威迅拟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方式收购双赢伟业控股权。

2019年5月15日,迪威迅发布《关于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预案(摘要)公告》,披露本次交易标的为双赢伟业75.3977%股权。

迪威迅拟收购双赢伟业控股权相关事宜属于2005年《证券法》第六十七条第二款第二项规定的重大事件,在公开前构成2005年《证券法》第七十五条规定的内幕信息。该内幕信息不晚于2018年12月初形成,公开于2019年4月26日。周某华、李某明是内幕信息知情人。

二、黄仲添内幕交易“迪威迅”的情况

(一)账户情况。

“黄仲添”证券账户于1994年6月21日开立于中山证券深南分公司,上海股东账户:A286XXXX35,深圳股东账户:0000XXXX19,资金账户:755100XXXX18。

(二)账户控制及资金来源。

“黄仲添”证券账户系本人实际控制,买入“迪威迅”为其本人办公电脑下单,买入“迪威迅”资金为卖出“沃格光电”所得,证券账户的资金为其自有资金。

(三)黄仲添与内幕信息知情人联络、接触的情况。

黄仲添与内幕信息知情人李某明系原同事,认识多年。2019年3月22日,黄仲添与李某明通话联络1次,通话时长14分42秒,与周某华通话联络1次,通话时长20分16秒,与周某华微信联系多次,并多次在“双赢伟业并购微信群”发表意见。

(四)“黄仲添”账户敏感期内交易“迪威迅”情况。

2019年3月25日(黄仲添与内幕信息知情人联络接触后的第一个交易日),黄仲添亏损卖出持有股票后当即买入“迪威迅”226,600股,买入金额1,642,615元。3月26日又买入“迪威迅”1100股,买入金额7348元。截至3月26日收盘,黄仲添持有“迪威迅”市值占涉案账户当日市值的99.84%。“黄仲添”证券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合计买入“迪威迅”共计227,700股,买入金额1,649,963元,截至2019年7月29日已全部卖出。经计算,亏损339,037.46元。

黄仲添在内幕信息公开前与内幕信息知情人联络接触,内幕信息敏感期内集中大量买入“迪威迅”股票,交易行为与内幕信息高度吻合,交易行为明显异常,且不能作出合理解释或提出证据排除内幕交易。

以上事实,有相关公告、证券账户资料、证券账户交易流水、涉案人员询问笔录、通讯记录等证据证明,足以认定。

宁夏证监局认为,黄仲添的上述行为违反了2005年《证券法》第七十三条、七十六条,构成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所述内幕交易行为。

当事人及其代理人在其书面申辩材料以及听证过程中提出如下申辩意见:第一,行政机关认定当事人存在内幕交易的违法行为所依据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第二,当事人买入迪威迅股票的行为并未利用内幕信息,而是完全基于自身独立研判。第三,当事人没有任何从事内幕交易违法行为的动机。综上,当事人请求不予行政处罚。

经复核,宁夏证监局认为:

第一,现有证据认定黄仲添构成内幕交易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内幕信息敏感期内,当事人与内幕信息知情人李某明、周某华多次联络接触后,交易“迪威迅”行为与内幕信息高度吻合,其虽主张与内幕信息知情人联络接触仅限于并购价格,但其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联络接触与内幕信息无关。

第二,高度关注“迪威迅”不能排除内幕交易。当事人提出的将“迪威迅”添加到股票交易软件“自选股”、长期看好“迪威迅”股票等事实和理由不能排除本案交易的异常性,不构成合理说明。

第三,黄仲添内幕交易“迪威迅”股票,即为法律禁止行为,其提出的交易动机等理由不足以证明其没有主观过错。

综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三)项规定,当事人属于非法获取内幕信息的人,当事人及其代理人提出的事实和理由不能证明接触联络与内幕信息无关,不足以合理解释交易具有其他正当理由或者正当信息来源,以及交易行为存在明显异常的事实,宁夏证监局对当事人及其代理人的申辩意见不予采纳。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宁夏证监局决定:对黄仲添处以30万元罚款。

同日, 宁夏证监局披露对龙士学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根据行政处罚决定书,龙士学内幕交易“迪威迅”的情况如下:

(一)相关账户情况。

“龙士学”普通证券账户于2018年2月2日开立于江海证券吉林分公司,上海股东账户:A331XXXX59,深圳股东账户:0167XXXX25,资金账户:83XXXX51。

“龙士学”信用证券账户于2018年7月24日开立于江海证券吉林分公司,上海股东账户:E049XXXX04,深圳股东账户:0604XXXX07,资金账户:983XXXX51。

“于惠丁”证券账户于2019年3月18日开立于江海证券吉林分公司,上海股东账户:A460XXXX20,深圳股东账户:0262XXXX26,资金账户:83XXXX88。

(二)相关账户交易决策情况及资金来源。

“龙士学”“于惠丁”证券账户由龙士学控制,交易“迪威迅”是其秘书李某艳听从其指令下单。

“龙士学”证券账户买入“迪威迅”资金为其自有资金;“于惠丁”证券账户买入“迪威迅”资金全部来源于龙士学,“于惠丁”账户收益亏损由龙士学承担。

(三)龙士学与内幕信息知情人接触联络的情况。

龙士学在敏感期内通过电话、微信、见面与内幕信息知情人李某明、周某华联络接触频繁。2019年3月龙士学与李某明通话18次、与周某华通话及短信联络3次、与周某华见面1次;2019年4月(公告前)龙士学与李某明通话13次、与周某华通话1次,并多次在“双赢伟业并购微信群”发表意见。

(四)相关账户敏感期内交易“迪威迅”情况。

2019年3月2日龙士学与周某华在深圳会面,3月5日,季某、冯某、周某华等人见面会谈并购事宜,3月6日上午龙士学即用自己的证券账户买入“迪威迅”1,909,000股,买入金额12,263,880元。3月7日、3月11日,龙士学用自己的证券账户累计买入“迪威迅”925,900股,买入金额6,001,533.64元。3月14日9:09时龙士学与李某明通话,9:38时龙士学即用自己的证券账户开始买入“迪威迅”,当日共买入“迪威迅”586,300股,买入金额3,551,787.98元。3月20日,龙士学用自己的证券账户买入“迪威迅”50,000股,买入金额301,500元。

3月18日龙士学安排于惠丁开立证券账户后,3月19日、29日龙士学分别向“于惠丁”账户三方存管银行账户转入600万元、1500万元,3月27日、3月29日、4月1日分3个交易日“于惠丁”证券账户买入“迪威迅”2,746,671股,买入金额16,641,596.65元。

“龙士学”“于惠丁”证券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合计买入“迪威迅”6,217,871股,买入金额38,760,298.27元,截至2019年5月22日已全部卖出。经计算,合计盈利2,280,510.67元。

龙士学在内幕信息公开前与内幕信息知情人联络接触,“龙士学”“于惠丁”账户交易时点、资金变化、新开账户时点与内幕信息发展、变化时间基本一致,交易时点与联络接触时点高度关联,其交易行为与内幕信息高度吻合,交易行为明显异常,且不能作出合理解释或提出证据排除内幕交易。

以上事实,有相关公告、证券账户资料、证券账户交易流水、涉案人员询问笔录、通讯记录等证据证明,足以认定。

龙士学在陈述申辩材料中提出:其态度端正,积极配合案件调查。因双赢伟业相关当事人涉嫌诈骗给其带来重大经济损失,其在二级市场投资损失巨大,难以承担罚款。综上,当事人请求从轻处罚。

经复核,宁夏证监局认为:龙士学的陈述申辩理由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七条所规定的应当从轻或者减轻行政处罚的情形。宁夏证监局在作出行政处罚时已充分考虑其配合调查等相关情形,量罚幅度合理。综上,宁夏证监局对当事人的陈述申辩意见不予采纳。

宁夏证监局认为,龙士学的上述行为违反了2005年《证券法》第七十三条、七十六条,构成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所述内幕交易行为。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宁夏证监局决定:没收龙士学违法所得2,280,510.67元,并处以4,561,021.34元罚款。